一個年輕人離開了他的故鄉,到另座城市暫時定居。
他對世界感到好奇,很少踏出故鄉的他想要看看外頭絢爛的光華。
這座城市很漂亮、很新鮮,也很友善,他一栽入便無法自拔。
他租了一個套房,買了許多家具擺設,也找了份工作。
雖然沒有甚麼長才,但在同事的幫助之下他也漸漸的上軌道了。
甚至和同事一起構思出很棒的案子。
這案子他其實並沒有參與甚麼,多半都是提供自己的點子給予同事,而同事則是能力很強的執行者。
雖然他沒有幫忙很多,但看著同事的案子越漸完整豐富,他感到十分高興,也為自己能是這案子的其中一份子覺得榮幸。
他並不敢大言不慚的說這案子也是他的心血結晶,但他確實也是投注了自己的專注與熱情在這其中。
他啊,幾乎想要在這個城市定居了。

 

 

 

但他卻忘記了,他在故鄉早已有份頗有成就的工作,有個與他一起同甘共苦了多年的朋友。
朋友因為要事,不得不選擇暫時離開公司休一段長假。
臨走時,朋友向他約定好了,他一定會回來再和他攜手打拼。
他信誓旦旦的應允了,卻失約了。
忙完之後重新回到崗位的朋友,看著失去了自己和他這兩個支柱而搖搖欲墜即將倒閉的公司,他做了一個決定。
「放棄你現在手上的案子和我回去吧,或是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公司也任由它結束。」
為此,年輕人感到徬徨。
他和朋友的夢是說甚麼都不能放手的,但是此刻手上的案子卻也是全心全意付出了自己的熱忱。
朋友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憤怒,只是理智的給予了他選擇權。
這中間和朋友的溝通與尋求更好解決的方式那些種種,也不用多提了。
總之,最後,年輕人選擇將案子全部交給那位相處了一年多的同事。
他選擇回鄉,因為那是他的家。

 

 

 

回到故鄉後,重新一起合作的朋友並沒有多說甚麼,也不再干預甚麼。
而年輕人總想著他的那位同事。
想著自己就這樣丟下了案子,那位同事要怎麼一個人承擔。
他並沒有離開城市那間公司,而是改為自由兼職的接Case。
雖然利用網路就可以交Case,但他總還是會偷偷的回公司看看,不敢被任何人發現。
他和同事也是有幾次聯絡。
雖然聊後的結果都是不了了之,雖然他每次偷看到的同事都好像已經走出了這個打擊、顯得很輕鬆自若。
他有些欣慰,卻也難過。因為他忘不掉同事說的,他一點都不好,這個案子他揹得很辛苦。
他很想為同事做些甚麼,很想協助他完成這艱鉅的案子。
但他沒有這個資格,他也不知道,同事會不會願意接受?
也許同事會覺得他很假惺惺?也許同事會認為他只是個兼職的,為甚麼要讓這種半吊子心態的人再去插手他用百分百心力去衝刺的案子?
一思及此他就卻步。

 

 

 

當年輕人出現在公司的大家面前,又是一陣子過後的事了。
為什麼回去?這原因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他也從沒天真的認為,就算回去了一切仍還是沒變。
沒錯,都變了。
只是變得令他始料未及。

 

 

 

所以,最後年輕人還是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eless 的頭像
Nameless

End

Name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